• 长城网澳门美高梅庄频道欢迎您
  • 新闻
  • -
  • 河北
  • -
  • 原创
  • -
  • 论坛
  • -
  • 评论
  • -
  • 财经
  • -
  • 房产
  • -
  • 文化
  • -
  • 民声
  • -
  • 汽车
  • -
  • 娱乐
  • -
  • 法制
  • -
  • 教育
  • -
  • 廉政
  • -
  • 协会
  • -
  • 旅游
  • -
  • 电力
  • -
  • 体彩
  • -
  • 数码
  • -
  • 健康
  • -
  • 消费
  • -
  • 英文
  • -
  • 专题
县区新闻:
新华区 | 桥西区 | 长安区 | 裕华区 | 鹿泉区 | 藁城区 | 栾城区 | 高新区 | 平山 | 深泽 | 正定 | 行唐 | 无极 | 赵县 | 井陉 | 元氏 | 新乐 | 晋州 | 高邑 | 赞皇 | 灵寿 | 井陉矿区

腊会庆贺春又回

来源: 燕赵晚报 作者: 2015-02-13 09:03:27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-腊会所用的纱灯、西瓜灯。

  -腊会所用的大锣、挎鼓、钹。

  -这些门灯很有年头了,从繁体字以及太平街的旧称“太仆寺街”就能看出来(县文化馆张刚路摄)。

  -行进中的腊会队伍。 (资料图片,通讯员宋铎翻拍)

  后抹,就言归于好了。--这是规矩,约定俗成的规矩。

  “腊会行进中也有一个规矩:两道街的腊会碰了头,哐,哐,哐,三声筛锣,双方立刻停止吹奏,并要让出大道,靠路边走。两道街的吹打班子见了面,也要互相拱拱手,道一声辛苦,说一声明年见。两支队伍错过了,又是三声筛锣,各自就又吹打起来了。

  “那天黑夜,满城的人们好像一下改变了脾气,灯烛照耀下,清音缭绕里,人人是那么温和,那么欢喜,彼此见了面,都要道一声辛苦,说一声明年见。至于明年以何嘴脸相见,明年再说。”

  死而复生却仍旧难耐衰落

  多少年来,腊会营造着正定城的过年气氛,以至于很多老人觉得,没有腊会,像过年吗?但在一个强调“斗志”的年代,腊会被禁。起因是腊会拜庙祭神,见庙就拜,吹打班子在拜庙时还有专门的曲目吹奏,这被认为是封建迷信。另外,官方认为那些曲牌也不行,软绵绵的,可以麻醉人们的斗志。

  太平街腊会的组织者张路华记得,大约在1959或1960年,腊会停了。1984年,张路华当上太平街的村长,1986年,腊会恢复。“好多老人听见动静出来看,激动地说:太好了,咱街的腊会又有了……”但此次恢复只维持了三年,就“窝了”,其中原因一言难尽,张路华总结,主要是那时候倡导的工作重心不在这儿,在于经济建设。直到2001年,有一天,吹唢呐的贾禄岐对张路华说:“咱俩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咱街的腊会,还能不能弄起来?”张路华想了想,说:“能!”这样,当年恢复腊会,直到现在,再没有中断过。目前,正定城内的腊会除了太平街以外,还有西北街、东门里、北门里几个村子,但有些村是最近一两年才恢复的,坚持时间最长的非太平街莫属。

  腊会这项古老民俗,一时的风雨不能摧折,但岁月的流逝,却让它渐渐走向衰落。时代变了,腊会不得不做出许多调整,以适应新的形势。最明显的变化是,队伍少了,“落会”也早了,因为晚上8点钟之前,会头得让大家回到家里看“春晚”。另外一个变化是,不再拜庙。因为小庙都拆光了,人们也不再像过去那么信神,腊会的“行好”功能大大降低。但“行好”这个出发点却谁也不敢擅自取消,没有庙了,就做一个木牌位,上书“供奉全神之位”--“全神”俩字解决了对一切神灵的敬畏问题,不怕落下谁。每年除夕傍晚,在会头家的大门过厅或正房堂屋里,支一张桌子,将“全神”牌位恭恭敬敬摆上,上香、上供,吹一段专门的曲目,由会头代表大家行三叩首大礼,此谓“拜会”。拜会之后,就是“出会”,程序和过去一样,只是队伍前头加了一个吹打班,前边吹新时代歌曲--《社会主义好》、《说句心里话》、“哥哥门前一条弯弯的河”,后边吹老曲牌--《老八句》、《腊梅花》。

  由于在会头家里摆供桌比较麻烦,后来改成在村委会一间屋里“请神”。“全神”一请,至少十来天,因为“出会”之后,还有“送会”。所谓“送会”,就是“出会”的程序再走一遍,过去在正月初八,如今统一改在正月十五。送会回来,新、旧会头一交接,供桌一撤,今年的活动就结束了。过去新会头要请鼓乐班吃饭,如今不管饭了,改成给每个吹打班子成员发两条烟、两瓶酒,作为一点物质鼓励。腊会并不发钱,但那些扛灯的孩子们,每人每晚可以得到30元钱的酬劳。

  时代性难题

  腊会兴盛时,各街队伍行走在县城四门内外,如今,基本上只在本街地面上游走。因为信仰的弱化,民众捐资积极性不高,不如跟本村地界上的单位要点赞助。各单位占太平街的地建起来,碍于与村委会是“老相识”的情面,出个三五百元,就成为腊会的友好单位。三十晚上队伍会在该单位门前一通吹打,以示谢意,各单位值班的人也出来迎会。

  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只要在门灯或叉子灯上写上“照章纳税光荣”、“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”,税务局、计生委就给钱。如今有这样强烈宣传意愿的单位好像不多。单位赞助款不够用时,村委会就给补齐。

  但资金不足不是腊会走向衰落的主要原因。后继乏人才是真问题。孩子们扛灯这个活儿没有技术含量,出于新鲜好奇和30元钱的诱惑,每年还是有不少家庭报名。但吹吹打打,不是短时间能学会的。现在太平街吹打班的所有成员年龄都在65岁以上,所谓“老带新”也是70多岁的人教60多岁的人。年轻人没人学。“那些会吹大笛儿(即唢呐,记者注)的老手,我们每人给他500块钱,让他培养一个徒弟,就这也弄不成!”贾禄岐说。

  我心里暗想:500块钱对于老年人来说或许是个钱,对于年轻人来说,连买个手机也不够。不过转念一想,也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,就算你拿苹果手机、IPAD奖励他们,他们有兴趣学吗?这是一个时代性的难题,一时无解。

  (本文照片除署名外,皆由通讯员宋铎摄)

  传播“向善”正能量腊会应该保留

  □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长袁学骏

  像正定腊会这样的风俗,我在其他地方还没有发现,只记得承德有些地方年三十儿晚上烧旺火,祈盼来年兴旺。总体上看,正定腊会是众多年俗中的一种,它把光亮带到大街小巷、路灯照不到的黑暗角落,表达的是一种驱恶避邪、迎新祈福的百姓文化心理,传播的是向善、向上、向吉祥如意的正能量,与当下的主流价值观并不违背。这是一种文化,不能用政治、哲学术语去分析,也不能用二元对立的观点去判断。虽不一定弘扬、提倡,但应该予以保护、保留。

  (感谢正定县文化馆张刚路提供资料)

关键词:腊会,门灯,过年气氛

责任编辑:段永亮

相关新闻

正定腊会闹灯火
岁末将至过年气氛浓烈 “龙元素”入侵香港商场
希腊会否成为下一个雷曼?
家有年味 八大招数营造过年气氛
黄金再陷震荡 聚焦德国投票及希腊会谈
网站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监督我们 | 建站